科学首页 > 评论观察 > 新闻列表 > 正文

煤可再生亦无法满足消耗 粗放增长为中国鸣警钟

http://www.kexue.com 2012-01-26 09:49:06 网易探索  发表评论
 卫报分析称中国耗煤量增长超可再生能源增量

  中国大同:我们可以看到,这是夜晚立在大同第二燃煤电厂前的一盏路灯。摄像:杰森·李(路透社)

  中国去年把太阳能发电量提高了三倍,同时风力发电和水力发电也增长了许多,这些在这周公布的官方数字中都有体现。不过,政府在控制燃煤增长这方面始终困难重重。而燃煤正是世界上二氧化碳排放的最大污染源。

  中国推动可再生能源的最新迹象深受气象活动人士的欢迎。只是他们提出警告,耗煤量的急剧增长会把新能源的优势消耗殆尽。

  去年中国燃煤超标了9500万吨,中国迅速占据了全球一半的燃煤量。

  这个现象为国家决策人敲响了警钟,警告他们要特别关注空气污染和气候变化带来的影响。然而,他们努力限制国家耗电量的行为据说收到了当地政府的干涉,因为这个行为会限制经济的增长。

  这周在北京有一个关于制定政策的关键会议。会上,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呼吁,到2015年中国的能源消耗要保持每年低于41亿吨的煤当量。

  如果这个提议被接受,那这将是中国首次为能源消耗设置上限。至今,北京只设定了能源和碳密度的指标。碳密度与经济增长相关,会随着GDP数据而波动。

  假设直至2015年,中国的经济每年增长7.5%,那时政府就应该把能源强度(每个单位GDP所使用的电量单位)减少16%。正是基于这个假设,提议的方案引起了激烈的讨论。

  可是,省政府正在计划使联合经济增长率超过9%,那意味着除非能源指标增长或他们不达标,否则省政府将面临燃料短缺的情况。

  谈判秘密进行,可能再维持几个月。不过我们相信,省政府会在42.5亿吨和50亿吨之间争取更高的指标。

  此举同样脱离经济发展缓慢的现状。预测今年上半年的经济增长率不超过7.5%。这样的预期使环保人士感到恐惧。

  绿色和平的李雁说:“如果指标提高到50亿吨,这将会变成一场灾难;中国必定会大力推动高能高碳的增长。”

  如果提议被接受,能源的限制会立刻成为世界最重要的工业指标。因为,这样能在很大程度上判定中国燃烧了多大一座煤山,更因为这样而排放了多少二氧化碳。

  这样一个指标对于可再生能源产业发展的作用完全取决于指标的结构。

  依据国家能源局网络发布的数据,去年中国在这个领域快速增长。

  他们显示,今年风力发电量增长了470亿瓦特,水力发电量超额完成126亿瓦特,接近今年投入运营量的两倍。而英国所有类型的发电都有750亿瓦特的发电量。

  然而,光伏发电的增长十分惊人,它增长了3倍,完成了30亿瓦特,引起当局注意。

  可是煤资源仍然占有约70%的全国能源供应。政府努力尝试把比例降低至65%,可惜效果始终不显著。

  民间组织国家资源保护委员会美国总部的杨富强说,中国能耗自2000年起上升了将近3倍,在2010年达到了32亿吨煤当量。照目前的趋势,2020年会上升至约50亿吨。

  前政府官员杨说:“我们必须做些什么。”中国人用煤太甚,这就是碳排放量和污染的根本来源。

  杨希望政府改变限制能源的建议,进而改为限制煤碳资源。这样的话,只要省政府使用更多的可再生能源或气体资源,经济方面同样可以发展的更快。

  讨论预计要再持续好几个月,针对省份的指标在今年夏天之前出台的可能性不大。

网友评论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已有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