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首页 > 评论观察 > 新闻列表 > 正文

<时代周刊>:大亨毁于小报 无孔不入是谁的悲哀

http://www.kexue.com 2011-07-23 09:14:57 新浪科技  发表评论
2011年7月15日正式出刊的《时代周刊》封面
2011年7月15日正式出刊的《时代周刊》封面

  小报传奇人物掌控英国,这是一个情节混乱,涉及犯罪和腐败的故事,一个受该媒体威力奴役的政治人物,以及警方接受该媒体贿赂的故事,听起来虽让人感到滑稽,但更多是悲剧成份。

  以伦敦6年前在自杀式爆炸袭击中丧生的22岁年轻人大卫的父亲,Graham Foulkes为例,英国警方在袭击发生后立刻通知Foulkes,他的手机有可能被为《世界新闻报》工作的私人调查人员Glenn Mulcaire所窃听。

  该报是新闻集团的英国出版商国际新闻公司所拥有的周日小报。Foulkes事后告诉BBC,此事让他感到恐慌。本来悲剧就让自己感到很黑暗了,但还有人在阴暗处让事件变得更加黑暗。

  如此情感还出现在被害女孩Milly Dowler家中。当Milly 2002年失踪后,在抓捕凶手期间,据称年仅13岁的Milly的电话也被窃听,其中一些录音信息被抹去,造成了被害人可能还存活的假象。它造成了英国各地被害儿童父母的极大伤感,同时,他们还接到了警方的通知:他们也可能成为被窃听的目标。

  成为被窃听目标的人群还包括了阵亡士兵的家属,甚至是一些调查惯用这类伎俩小报的警方人员,成为窃听目标的总数约达4000人。这让世间没有了一丁点的神圣事情,普通人也无安全感可言。除了获取新闻线索外,媒体无需顾忌任何约束。

  数十年来,英国政治受到主要三股力量左右:轮流坐庄的保守党和工党,以及报业大王默多克和他麾下影响力颇大,但品位不高的小报《世界新闻报》和《太阳报》,这些报头之所以都套红,让读者一看便知其内容低俗。

  这些小报动作快,并显得生猛和肮脏,它们对许多想尽办法保护自己隐私的名人是一种痛苦,对编造开支报告,或把正事当作兼职来鬼混的政治人物的傲慢自大,也是一种持续纠缠的障碍。它们有着太大的威力和太多的允诺,因此,要默多克的儿子詹姆士来签发一份对存世168年的《世界新闻报》,在7月10日执行死刑的死亡令,的确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除掉利润颇丰的小报,旨在消除威胁到默多克家族极特殊的权力根基的丑闻。然而,这桩丑闻已把澳大利亚出生的新闻集团董事会主席、CEO,推到了上演这场闹剧的舞台中心。

  在全球媒体圈内,有众多人对平庸报人追随伟大的小报大亨的一幕表示羡慕,前者既得到了后者的酬劳,也获得了他的重用。发迹于澳大利亚,后涉足从亚洲到欧洲,再到美国的印刷、广播和数字媒体,默多克的帝国远不止是他的成就的简单总和,他也远不止是一个媒体企业的老板。

  他在美国通过创建福克斯广播公司,扩展了自己的电视网络;他以提高电视转播权价格,重塑了几乎所有主要体育运动项目的价值;他还通过创办右倾的福克斯新闻频道,重新设计了政治论述的方式。当他于2007年收购《华尔街日报》时,他就把自己的主张稳固地定义在了为统治阶级服务的强力新闻上。

  默多克在1970-1980年代,还只是英国媒体总部所在地,舰队街上的好管闲事者,是收购破产报纸,随后又敲断该报工会脊梁骨,并以自己的方式在20世纪英国报业横行的,令人憎恨的人物。他赢得了这场争斗,并在残酷无情的发行业务竞争中,继续痛殴其他的竞争对手,直到他最终控制了定位于高端读者的《伦敦泰晤士报》,定位于低端读者的《太阳报》和《世界新闻报》为止。

  这种情形让默多克成为了一股文化上的力量,就像人们自美国传媒业巨头威廉-兰道尔夫-赫斯特 (William Randolph Hearst)以来,就再未见过的那一类人物。当默多克给各国领导人打电话时,从北京到罗马的各国政府首相和总统无不给他足够的面子。在对他的如此尊敬氛围中,历届英国领导人的做法与其他国家的别无二致,只不过他们更是快步前来接听电话。卡梅伦首相在7月8日的媒体见面会上承认了确有其事。

  默多克按时飞到了伦敦,来取走他的《世界新闻报》的最后一期报纸。他与担任新闻集团代理COO和国际新闻公司董事会主席的儿子詹姆斯,笑容可掬地面对记者的镜头。后者还为遭到围攻的国际新闻公司CEO 布鲁克斯的名誉进行辩护。他对BBC的记者称,他最满意的是,布鲁克斯既不知道,也未指示过要进行电话窃听的行动。尽管默多克对此回绝了媒体的正式采访,但他还是表示会力挺布鲁克斯。

  默多克曾计划收购新闻集团已经持有了39%股权的英国最大的卫星电视广播公司,天空广播公司。但在罕见的各政治势力团结一致的气氛下,由保守党牵头的联合政府同意支持由在野党工党领导人埃德-米利班德提出的,要默多克放弃收购计划的动议。默多克7月13日以难得见到的服软姿态,同意放弃收购。

  由于卡梅伦首相发起了大规模的,对与《世界新闻报》有关的特定传言,以及涉及面更广的,与媒体、政治人物和警察之间关系有关问题的司法调查,对默多克提出以上的类似要求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布鲁克斯的前任,现任道琼斯公司的负责人也可能被牵扯到本案的调查中。

  前一段时间,国际新闻公司表现的更像是在销毁证据,而不是让其曝光。直到上周前,许多政治人物似乎还在热衷于构建与默多克帝国的关系,而不是追踪其影响面。卡梅伦去年还把在《世界新闻报》最肆无忌惮地进行窃听时担任编辑的库尔森,聘任为自己与外界沟通的负责人。

  最初看来,卡梅伦是想把库尔森留在自己的阵营,但后者今年1月因电话窃听事件炒得沸沸扬扬后从政府辞职。他已于本月8日被捕。然而,卡梅伦动作快的足以防止自己受到更大的政治伤害,而一些事件似乎决定着他会被取代。

  窃听丑闻已让英国在信任危机上的煎熬是如此之深刻,它可能被证实是该国的水门事件,但只不过媒体扮演了坏人的角色。现实是,每5个英国人中已有4人不再相信媒体,而且丑闻还让民众丧失了对警方的信心。公众也不想再听到政治人物还会解释些什么,因为他们在2009年的滥用议会开支体系的调查中颜面扫地:4位下院议员和2位同伙被捕。他们现在又有了一件值得默多克小报报道的丑闻。

  与受《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的美国媒体环境不同,英国媒体要被迫周期性地反击立法机构限制其自由的威胁。如此境遇可能会让英国的记者和报章经营者更好斗,其面貌不会较此更温和,特别是因为英国的司法也对出版商施加了更大压力,把侵害名誉案举证的负担置于被告,而非原告方。

  在报业承受着为解释整个事件,而需要提供无可争辩证据的压力下,粗鲁的唐突行事,似乎是比冒诽谤诉讼风险更安全的举动,随后便是偷摸拍照等类似侵权举动。公众人物以法律强制令等手段压制这类消息的企图,事实上会有很大负面效果,因为人们会乐此不疲地在互联网传闲话。

  有私密要藏匿的政客和官员们,可能会对媒体监管,或对隐私采取过于强硬的立场很敏感。一直以来,总有一些内容令人尴尬的文件的谣言,如果当事人被证实显得太让人讨厌的话,它们才可能被重新对外界亮相。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前首相布莱尔曾把英国媒体比作成未开化的一类。其残忍程度随着经济压力限制其发挥的空间而不断增长,其结果更倾向于同类相残。在《世界新闻报》员工们了解到该报可能会被关闭后的某日,一份该报CEO丽贝卡-布鲁克斯主持的员工会议的隐蔽录音,记下了她所披露的内情:她自己不只是此前被捕的私人调查人员Glenn Mulcaire的受害者,而且还是这位探子窃听最多的目标之一。她称,正因如此,她被排除在此次系列调查圈之外。

  为了占居国际新闻公司的3个最高层岗位,而又对令人不快的报章业务环境视而不见,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据《世界新闻报》的最后一任政治事务编辑,1999年起就加入了该报的Ian Kirby推测,记者们可能是通过获得支持来自语音邮件(voice mail)信息的源头的做法来掩盖他们的窃听行为。

  他称,直到涉案者Goodman和Mulcaire被捕后,他才知道电话窃听之事,而且他也不了解报社其他部门都在做些什么。报社是个极神秘的地方,那里的工作就像是警察,或是情报部门的工作,因为人人都像是在被隔离的孤井内工作。

  已经很清楚的是,挖掘新闻的竞争已变得如此残酷,《世界新闻报》会经常性地拦截其他报章编辑的语音信箱,以寻找新闻线索。Kirby相信,他自己的手机曾因同样的理由,而被另一家媒体集团麾下的报章窃听过。

  英国的印刷出版业一直以来是世上最多元化和最具竞争性的,但是,影响力愈来愈大的数字媒体在吞噬着行业利润,加剧了对市场份额的竞争。《世界新闻报》前编辑安迪-库尔森非常强悍,因为他有自己的祈祷词:报纸就是要获得好新闻。Kirby还认为,因受到新闻兴趣的左右,库尔森指导下的报社文化发生改变,而且这种变化始于裘德-洛和珊迪-弗罗斯特等演艺界人士的新闻,而且这类新闻在一个接一个地扩散。

  在《世界新闻报》承认窃听过西耶娜-米勒的电话,并愿意以10万英镑赔偿后,她今年5月才与该报达成和解。如果涉案的私人信息,变成为从被捕的私人探子Mulcaire处搜出的1.1万份隐私材料的全部受害人寻求从《世界新闻报》获得赔偿,那么英国执法机构和法院必将会在今后数年内忙得不可开交。而且还可能会让用其他办法,或其他名义成为被窃听目标的更多公众人物和普通人现身。驱使《世界新闻报》干出丑事的压力,也会继续驱使该报的竞争者去做相同的事。

  这种压力同样也在推动着政治,尽管处在观察中的政治领袖们已联合起来,抨击想要在近期得到好处的某些人。一些有不切实际想法者可能会得到宽恕。英国影星休-格兰特评论道,仅在短短的一周内,为剥去伪装和修补《世界新闻报》的邪恶,政府和反对党明显都从不体面的群落,转变成了有竞争力的改革者。这个国家当前最大的问题是,这些政客在现状实际上已经发生改变时,究竟是否还值得人们的信赖。

  这是个公正的问题。毫无疑问的是,默多克对英国议会的影响力在下降。有传言称,他甚至考虑要出售剩余的英国报业。对大多数公开上市企业而言,其品行不端可能会迫使董事会介入,独立于企业管理层运作。

  但是,默多克经营的新闻集团就像是自己家成员在合伙经营。在任何情形下,事实上的确如此,默多克家族虽仅持有12%的公司普通股股权,但却有近40%的表决权股份。这足以让他们形成对付其他投资者的合力。

  新闻集团董事会内已有默多克父子3人,以及像总裁Chase Carey这样的多位内部董事。公司最大的外部股东是沙特王储,他拥有的Kingdom Holding控股公司所持新闻集团的股权比例为7%,而且他一直支持默多克的经营决策。

  但是,无论默多克帝国今后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容忍花边新闻报纸在公司关键业务中有一席之地的环境仍不会改变。即使上周揭露了令人震惊的丑闻,但公众的愤怒,甚至恐慌,可能都无法阻止政治阶层与这类小报与虎谋皮,以赢得选民青睐。他们了解这是唯一的一条道。(皖东)

网友评论以下评论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科学网观点 已有条评论